民族音乐歌曲联盟

【司音絮语】留白的艺术(附:黄金成教授分别用洞箫与葫芦丝演绎的《平湖秋月》又一版)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近日,参演粤剧《白蛇传》的工作告一段落。作为一部新编粤剧,质疑声和受捧声皆有。此时外话,今天我只想以一个观众的态度说说自己看完这部戏的感受。

新编粤剧融入了舞台剧的元素,其表演形式和传统戏曲颇有不同。对于当下对传统并不了解的年轻人来说,这种新编粤剧颇有看头。我在排练之时,也常常被其表演所吸引。在我看来,戏中最精彩的便是每每男女主角相望之时,那种无声的交流让人柔肠百转。西湖初遇,借伞之情,深情凝视的瞬间让人有种世界只有这对男女的错觉。水漫金山,两人重逢,惊讶,喜悦,怨恨,不甘,全在那一眼中。惜别之时,再次凝望,那是在坚守着他们的爱情诺言。

这种眼神和肢体静默的瞬间格外动人。好似点点留白,给人无限遐思。在音乐中,亦是如此。

广东音乐的加花正是容易使人偏于“盲目”。过分炫技,花指过多,油腔滑调,往往失了留白之美。在我初学广东音乐之时,常喜欢把弹拨部分的花指也加在高胡中,这样一来五架头的平衡感就遭到破坏了,其余乐器沦为了“为高胡伴奏的民乐小组”。除此之外,现代人普遍缺乏对戏曲的了解,因此演奏的民乐通常没有板眼顿挫之感,也就失去了了民间音乐最动人的神采。

可巧,今日去黄金成老师家里拜访学习,正是聊到这个话题。作为老一辈广东音乐的代表人物,他对现今民乐传统断层的局面非常忧虑,而他对广东音乐的理解让我等后辈折服。黄老师的广东音乐兼具了民间与学院之美,继承了传统的神韵又融以学院派的技术与修养。他所要求的广东音乐正是具有留白之美。可知,大音希声,往往最动人的便是无声胜有声呀。

附:黄金成教授分别用洞箫与葫芦丝演绎的《平湖秋月》又一版

10月19日的“我在现场”专栏上传了黄金成教授10月18日在文化公园中心台分别用洞箫与葫芦丝演绎的《平湖秋月》,今天再奉上过去另外一场葫芦丝演奏广东音乐专题音乐会上,黄金成教授用同样乐器演奏的同样曲目,大家不妨做个比较哦。





举报 | 1楼 回复